> 新闻中心 > 重要新闻 > 正文

致敬支教101!首届研讨生支教团20年盼重聚

导读 替重症丈夫苦寻亲生父母 1998年,来自北大、清华等22所高校的101人组成首届研究生支教团。他们强迫放弃直接读研的机会,主动报名到青海、甘肃、宁夏、山西、河南等5省区7个县的贫

  替重症丈夫苦寻亲生父母

致敬支教101!首届研究生支教团20年盼重聚
致敬支教101!首届研究生支教团20年盼重聚
 

  1998年,来自北大、清华等22所高校的101人组成首届研究生支教团。他们强迫放弃直接读研的机会,主动报名到青海、甘肃、宁夏、山西、河南等5省区7个县的贫穷地区,开展为期一年的支教扶贫工作。来到《等着我》节目现场的周晶就是其中的一员。回想那段用青春点燃孩子希望的支教生活,他坦言:“加入研究生支教团,转变了我的人生轨迹”。

致敬支教101!首届研究生支教团20年盼重聚
致敬支教101!首届研究生支教团20年盼重聚

  101名首届研究生支教志愿者为孩子带去希望

  底本幸福美满的小家庭因为孩子的丧失而简直陷入瓦解边沿。工友的体型面貌、一举一动都刻印在杨龙的脑海里,他只身一人辗转多地寻找都毫无线索。2003年,始终期盼孩子回家的爷爷还没等到孙子回来就遗憾离世。“我爸是带着遗憾走的,我必需让我妈见到他孙子”,杨龙暗下决心。这一次,被偷走17年的幸福能否“回家”?

  刚强爸爸为重拾幸福踏上17年寻子路

致敬支教101!首届研究生支教团20年盼重聚

  101人出发去支教的那天,周晶满怀信念,坐了三十多个小时的硬座赶往甘肃榆中马坡中学,一路铺天盖地的苍黄远远超越自己的设想。随之而来的高原反映、与学生间的生疏隔膜感,更是让他跟同行的志愿者开端质疑自己能否坚持下来。而学生的暖心举措则让他们动摇了“为孩子收获愿望”的信心。那年下起第一场雪,他们在宿舍生火取暖,却不料煤气中毒险些丧命,醒来后就看见学生们守护在门外,带来不著名的浆果。至今,周晶都不晓得孩子们是如何在荒凉的黄土高原采摘到那些浆果的。

  小编导读:1998年,来自北大、清华等22所高校的101人组成首届研讨生支教团。他们被迫废弃直接读研的机遇,自动报名到青海、甘肃、宁夏、山西、河南等5省区7个县的贫苦地域,发展为期一年的支教扶贫工作。来到《等着我》节目现场的周晶就是其中的一员

  三个多月相处下来,浓浓的师生情早已扎根在每个人的心底。周晶一行人接到告诉要常设调离时,学生们站在走廊唱起“当我微微走过你窗前,我的好老师……”所有人潸然泪下。这样的支教阅历让周晶决议当一名老师,而这份职业也成为他要保持一辈子的事业。还有良多意愿者像周晶一样终极抉择投身教导事业,持续为孩子带去追寻幻想的力气。20年从前了,101人中未找到的15人是否能归队,“重聚会再动身”的商定是否实现?

  为缘寻找,为爱坚守。6月24日晚央视综合频道晚八点档,《等着我》继承为爱接力!

  当盼望幻灭,顽强的红梅除了兼职四份工作单独扛起家庭重任,还想到去求助老公的亲人,怎料得悉爱人并非亲生,而是被抱养的。面对被病魔折磨的丈夫,她一边胆大妄为地守护着这个机密,一边探听他亲生父母的新闻。然而经由多少番寻找都杳无消息。夫妻二人彼此彼此支持,与时光赛跑,丈夫的身材也因多种并发症而无奈再承当二次肾移植。现在妻子来到《等着我》,也是为了让丈夫可能见亲生父母最后一面,不留下遗憾。

  另一位求助者杨龙来到《等着我》节目现场,寻找自己丢失17年的儿子。想当初,孩子的来临让全部家都充斥欢声笑语,初为人父的杨龙为了给家人发明更好的生活,艰难创业创办了一个小木材厂。也是在那时,他结识了这辈子最让他懊悔莫及的一个工友。家人对这位看起来浑厚诚实的小伙子百般照料,却没曾想他将还在襁褓中的孩子偷走,这一走就是17年。

  6月24日本周日晚八点档,大型公益寻人节目《等着我》第四季第六期将在央视综合频道播出。101人组成的首届研究生支教团,曾在20年前因中国青年自愿者扶贫接力打算而凝集成一个“大家庭”,在成团20周年之际,他们期盼与尚未找到的15位志愿者友人重聚首,再出发;坚强妻子为救重症丈夫,不惜捐出本人的肾与爱人平分性命,还帮他苦寻亲生父母,不让他留下遗憾;幸福小家因工友把孩子偷走而支离粉碎,初为人父的杨龙坚持不远千里打探儿子着落,逾越17年的追寻能否得到回应?

  20年后他们期盼重聚首再出发

  妻子捐肾救夫十二年不离不弃

致敬支教101!首届研究生支教团20年盼重聚

  工友成人贩子让圆满家庭四分五裂

  年过四旬的王红梅,在22岁那年与丈夫相知相恋,领有令人艳羡的幸福家庭。然而这种幸福生涯却在结婚后的第10年戛然而止。丈夫确诊为尿毒症,躺在病床上苦楚不堪,王红梅下定信心无论付出什么代价,都不会放弃。她到处奔忙各大病院寻找肾源无果,想到要用自己的肾去救爱人,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生机,也要试一试。得知配型胜利,红梅断然决定捐肾救夫。眼看间隔“重生”只有一步之遥,丈夫肾动脉血管的吻合呈现了问题,造成血液梗塞,那颗救命肾也由于坏逝世而只能被摘除。